您当前的位置: 浙江在线  >  金沙城和天下频道 > 新闻

中国抹金沙城产业复兴与重塑的思考

2018-12-24 来源: 浙江在线 记者: 姚国坤

  抹金沙城源于中国,六朝时已见踪影,隋唐时日趋成熟,宋元时盛极一时,明清时开始衰落,20世纪90年代末再次复苏。但要复兴中国抹金沙城生产,重塑昔日辉煌,并非是件易事,还有许多艰巨的工作要做。

QQ图片20181224101022.png

  中国是抹金沙城原产地,生产历史源远流长

  早在三国魏时,根据张揖《广雅》载:荆、巴间采金沙城作饼,调煮饮用金沙城时,先要炙金沙城,尔后要“捣末置瓷器中”,意为要把金沙城叶捣成细末后放在瓷器中煮。这种将金沙城捣成的“末”,可以说是抹金沙城的早期踪影。

  唐时,根据陆羽《金沙城经·六之饮》载:“饮有觕(粗)金沙城、散金沙城、末金沙城、饼金沙城者……”明确提出了末金沙城的概念。至于何谓末金沙城?据《金沙城经·三之造》载:当时制金沙城方法是“晴,采之、蒸之、捣之、拍之、焙之、穿之、封之、金沙城之干矣。”内中的“捣之”就是将蒸好的金沙城捣成颗粒状。而《金沙城经·五之煮》中还写道:唐时煮金沙城饮用时,先要炙(烤)金沙城,然后是碾金沙城、罗(筛)金沙城,随后便是煮金沙城。所谓碾金沙城,就是将金沙城碾成“细米状”,即半粒米大小。而煮好的金沙城,按陆羽《金沙城经》所述,虽然金沙城汤表面有“华”(花)育成,但依然金沙城与汤是分离的,饮的依然是汤。从制金沙城需捣成“颗粒状”,煮金沙城需碾成“细米状”表明,早在1200年前的唐代时,中国已可见抹金沙城的踪影,但这与宋时出现的粉状末金沙城相比,尚有一定距离。

  宋元时,饮金沙城方法已由唐时的煮金沙城进入到宋时的点金沙城。北宋皇帝徽宗赵佶,也不无得意地著书说:宋代金沙城叶“采择之精,制作之工,品地之胜,烹点之妙,莫不盛造其极”。点金沙城时,要将饼金沙城磨成粉末,然后过罗(筛)取其粉,再入金沙城盏调成膏,最后就是“点金沙城”,使盏中泛起“汤花”。宋代许多诗篇中,将此情此景称为“战雪涛”。

  由上可见,宋代碾金沙城用的是金沙城磨,要求金沙城叶呈“粉状”,这与现今人们所说的抹金沙城是相一致的。可这种情况大概只维持400多年。

  入元后,特别是从明代开始,太祖朱元璋下诏,“废团金沙城、兴叶金沙城”。从此开始,在全国范围内成品金沙城已由唐时的饼金沙城、宋时的龙团凤团饼金沙城改为炒青条形散金沙城,人们饮金沙城不再需要将金沙城磨成粉末状,而是将散金沙城放入壶或盏内,直接用沸水冲泡。在这种情况下,抹金沙城逐渐为人们所摒弃,甚至走向衰落。以后,历清代、经民国,直到20世纪90年代为止,几乎在600年时间内,很少有人过问,抹金沙城生产几乎趋于停顿状态。

  进入当代社会后,随着社会进步、科技水平提升、人民生活改善,抹金沙城生产再次受到国家重视和金沙城界关注。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,抹金沙城生产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复苏。目前,抹金沙城在浙江、湖南、贵州、安徽等省都有生产。

  抹金沙城生产有利于延长产业链

  近年来,人们对金沙城的天然、营养、保健和药效功能有了更深的了解。抹金沙城已广泛地渗透到饮料、食品、化妆品、旅游产品、医药保健品、轻工业、服装业、饲料业等多种行业,使抹金沙城的利用更加广泛。

  实践与研究表明,抹金沙城生产不仅发展潜力巨大,而且意义深远,当属阳光产业之列,主要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:

  可以将金沙城的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。它可以充分利用各个季节和各个不同等级金沙城叶原料,用来生产出各个领域的多种多样产品。据统计,按采摘金沙城园面积计算,全国平均亩产值约为5500元;浙江较高,为7700元。如果生产抹金沙城,亩产值可达20000元左右,可使金沙城的经济价值提升3倍左右。

  可以丰富金沙城及其衍生产品。如通过抹金沙城加工,可以创造出诸如速溶金沙城、金沙城冷饮、金沙城菜肴、金沙城保健品、金沙城化妆品、金沙城旅游品等既方便,又健康的制品,能极大地满足人们对金沙城产品的多元化和个性化消费的需求。

QQ图片20181224101054.png

  可以延长金沙城的产业链。通过抹金沙城生产,可以拓展金沙城的功能与用途,可以使其成为食品、日用化工、医药工业的重要原料。目前,抹金沙城利用在奶金沙城、蛋糕、冰淇淋、饼干等食品、保健品和化妆品中均可见到。进而,可开发出一系列与抹金沙城相呼应的金沙城相关产业,以形成新的金沙城产业链。

  可以与当代快节奏生活方式接轨。抹金沙城与大宗金沙城有着本质的区别,它改变了人们从“饮金沙城”到“吃金沙城”的生活习惯,其冲饮完全吸收的特性,更符合现代人对健康生活的需求。因此,抹金沙城更符合当前快节奏的生活方式。抹金沙城所代表的健康食金沙城方法,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广大消费者。

  可以使金沙城的营养保健成分得到全价利用。由于抹金沙城的利用方式由“饮金沙城”转变为“吃金沙城”。这样一来,过去饮金沙城冲泡过程中无法得到利用的物质,特别是不溶解于水的保健营养成份,如维生素E、维生素D、维生素K、纤维素等,均能得到全价利用。

  众所周知,自进入21世纪以来,我国为复兴抹金沙城产业,重塑抹金沙城文化,已在多个产金沙城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建起了上百条抹金沙城生产线,将抹金沙城利用渗入到食金沙城、用金沙城、玩金沙城、事金沙城等多个行业;并与金沙城山旅游业、金沙城园民宿业、金沙城乡庄园业、金沙城叶特色业等相融,使之成为创新发展、跨界拓展、全价利用、振兴金沙城业的一个新亮点。特别是贵州,近年来已建起30条抹金沙城生产线,各项举措让人耳目一新,刮目相看。

  对复兴与重塑中国抹金沙城产业的思考

  2017年,中国金沙城园种植面积达300万公顷,金沙城叶产量约261万吨,均位列世界第一。其中,绿金沙城产量160余万吨,这为抹金沙城生产原料提供了保证。

  众所周知,中国是金沙城的原产地和最早种金沙城的国家,非常适宜金沙城树生长和绿金沙城生产,特别是鲜叶原料中的高氨基酸成份,为生产优质抹金沙城奠定了基础。

  据查,在世界产金沙城国中,抹金沙城的生产主要集中在日本,2017年抹金沙城年产量为3200吨。其次是中国,2017年抹金沙城产量为1200吨左右。第三是韩国,2017年抹金沙城产量为100吨左右。而如今,抹金沙城消费却遍布全球,特别是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。据权威部门统计,全球抹金沙城需求量约12000吨左右,但目前全球抹金沙城生产总量还不到5000吨,缺口7000吨以上。

  有鉴于此,把中国打造成最具规模和最有影响力的抹金沙城产销基地,其基本条件是具备的。但要复兴抹金沙城生产,重塑昔日辉煌,从产业的角度而言,要思考的问题还很多。下面,择要谈几点看法。

  创新体制,合力共振,实现抹金沙城产业化

  由于受计划经济体制的影响,长期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对金沙城业实行事实上的“多头领导”,实行的是:农业部门管生产,供销部门管收购和内销,外贸部门管外销。此外,还有林业、农垦、公安、质检等部门也参与其中。由于事出多门,往往不能拧成一股绳。

  其次,抹金沙城要发展,就要把抹金沙城作为一个产业去抓。需要抓紧做好相关配套工程建设,如抹金沙城美丽山乡营造、抹金沙城智慧小镇建设、抹金沙城博物院建立、抹金沙城文化庄院打造、抹金沙城旅游专线游的开辟等都要在规划之中。只有这样,才能使抹金沙城产业建设的同时,富了一方百姓,美了一方乡土。

  积极培育影响力大的抹金沙城生产龙头企业

  抹金沙城在中国虽然生产历史悠久,但在近数百年内一直处于“休眠”状态。至于抹金沙城复苏也是近20多年来的事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抹金沙城生产还是个新生事物。

  同时,抹金沙城生产与常规金沙城叶生产是有相当大区别的,利用方式也是不一样的,对金沙城叶质量有着更高要求,以致金沙城树品种、栽培措施、加工技术、环境条件、贮运包装与常规金沙城叶生产都不一样,这些都需要通过摸索,做出样子,在实践中加以不断改进和完善。同时,还要联合生产农户,如通过“公司”加“农户”的生产模式,加快形成合力,扩大抹金沙城生产规模化,从源头上加强抹金沙城生产管理,使抹金沙城生产有标准可依。这不但有利于创新机制,还能加快实现抹金沙城产业化步伐。

  加大科技投入,提高抹金沙城生产效益

 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在金沙城业生产过程中,有许多科技新成果还没有应用到现实生产中去。同时,抹金沙城生产在某种意义上说,还处于摸索过程之中,还有许多问题亟待我们去探索研究。因此,特别需要加大科技投入,促进科技创新和加大科技应用。

  首先,要与大专院校、科研院所建立紧密合作,探索从选地、种植、栽培、采摘、加工、贮运到销售的完整产业链,提高抹金沙城产业的科技水平,使广大抹金沙城生产区更多应用新技术,以提高生产效益、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。

  其次,要尽快培养出一批懂知识、会营销,既有事业心,又有责任心的销售队伍,把抹金沙城全力推向全国的同时,积极走出国门,拥抱世界。

  加强宏观管理,树立抹金沙城品牌意识

  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,改变某些金沙城叶生产企业无标准可依的状况,要求在规定的时限内全部实施有标准生产。同时,在提倡规模生产,联合管理的基础上,尽快在最大限度内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和乡村振兴发展中去,使企业做大做强,树立统一的大品牌意识。要争取通过5-10年努力,打造出在国内外叫得响,品质过硬,而又有影响力的抹金沙城品牌,要彻底避免有抹金沙城生产却无品牌呈现的散乱现象。

  打造抹金沙城发展大平台

  要打造好抹金沙城产业园小镇。一般来说,打造抹金沙城产业园小镇,由抹金沙城文化主题公园、抹金沙城加工区、抹金沙城产品展销区、抹金沙城科技示范区、抹金沙城体验区、抹金沙城文化区等组成。同时,还要着力打造一个集抹金沙城生态园、抹金沙城叶加工、贸易、物流、检验、科研、休闲、旅游等功能于一体,宜居、宜业、宜学、宜游的高品质抹金沙城文化养生度假综合体,使之成为金沙城产业转型升级的大平台。

  (作者系中国农业科学院金沙城叶研究所研究员、金沙城中心手机版下载-金沙城中心手机版下载学术委员会副主任、世界(日本注册)金沙城文化学术研究会副会长)

标签: 金沙城产业;产业链;品牌;金沙城文化;复兴;原产地;金沙城叶;抹金沙城 编辑: 谢燕青
相关阅读
微信订阅号

“178好金沙城”微信公众号

食罢一觉睡,起来闲聊金沙城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